【澳门威利斯人网址】今世有缘,不枉此生

蝶恋花 百岁年华 许你几世情缘

缕缕晨风,透过窗纱轻抚一夜未眠的我,清冷的空气中夹杂着潮湿的晨露渲染了远去的情缘,也渲染了曾经那抹淡淡的忧伤。

抓不住的岁月飘逝在时光隧道的深邃里白陌了苍生的鬓角,伤怀夜深人静留在心底的殇,经久放映着你转身离去的背影不曾遗落半点犹豫的眷恋。一曲红尘相思苦唱破多少青丝遗梦残泪的荒凉,唯望你的情世悠悠归惜何期?一世缘情终难忘弃青春的美丽,青涩记忆总在迷醉你的容颜里痴狂。离别的港寂寞的独想缱绻着的流连,你的情素却不经意的洒落在一路的风雨里破碎。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拉开窗纱,任由潮湿的空气在指尖肆意的流走,记忆里的画面也逐渐清晰,伴着晨风的清冷,晨露的潮湿也渐渐的渗入了手心,穿过每一个血管汇入心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轻轻的拨动着我的心弦,奏响一曲熟悉的轻音,清幽雅静的乐曲里逐渐浮现出那张熟悉的容颜,想起花季的时光,满是青涩的记忆。

吹烟独慕夜空的清净不慕人世间的灯红酒绿,君心念红尘为红颜倾一城之绝恋。不肯放手的执念还在风霜里等待一场繁华的盛宴下你的妩媚,想念你的思绪缠绕在妖娆的舞姿里沉醉。哪曾想繁华褪尽的浮云却在阳光遗弃的沉默夜影里孤泣,那被风雨打折的羽翼散落一地的凄凉没人理。几许残破的梦想风雨里心还在不死,飞翔却只属于心中的一种凄婉的美丽。是否还能梦想花开又一季的芬芳里,你能否归来成全我的一世的忧伤。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岁月荏苒,曾多想随着时间的沙漏会苍老流年的一切,也会在一次次的落泪满襟淡忘一切,无奈,任年华而苍老的岁月,那段花季的风花雪月愈演愈清,许多年后的今天,只能遥观陌上红尘的那朵彼岸花。绚烂妖艳的同时,我依旧会在隔岸静静守候曼珠沙华的花开花落,直到随着年华而苍老老的那一刻,我会在多看你一眼,然后安静的离去。

【澳门威利斯人网址】今世有缘,不枉此生。寒风残虐无情的腐蚀着岁月的痕迹,花雨艳丽的羽翼飘落在掌心独语,独倾的情意却在世事沧桑里化成了滋润你心缘的春泥。忘川河里浮沉几番千年轮回依不悔,寂寞雨夜里谁来陪我祭奠一场烟花消散落幕后的萧飒?谁来陪我看一帘烟云若雾细雨婆娑般的倾述?相愁空寞在天空薄凉细碎雨丝里情深深几许谁懂?岁月流过心愿却早已忘记了快乐是什么滋味,幸福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你允诺的心手相牵被风儿吹散若烟云散离了魂魄。西风突破黑夜的凄凉透过珠玉细碎的雨帘遥首寄送相望,爱执着了毕生的牵恋,相拥却因时空遥远无法触及你冰冷的容颜。被冰封的情愫寒怯在沉殇的心底住颜,那些被时间擦伤的流年的浅影里,还是不能掩灭那年月里你回眸的笑靥。永驻你回眸凝视的容颜笑靥却盈满了沧凉,没人能够读懂。

一、西窗月,相思无眠

晨风,依旧轻抚,窗外渐起的薄雾,迷茫了静美的晨曦,思绪的恍惚,仿佛在薄雾里看到你含情脉脉的向我招手,当我伸出手的那一刻,你又消失在薄雾里,最后无影无踪。渐渐理清的思绪,却又编织着未曾远去的思念,飞向十一年前的画面,校园林荫小道的擦肩相识,一起站在楼道窗户前情景,你的羞涩,我的腼腆,隔着午后的缕缕光芒,彼此诉说着清浅的絮语。花开一季,花落一时,你未完成学业而默默的离开了学校,转身的背后,独留我一人空守的残留的余香。

独酌半盏苦苦情酒,你的丝丝情缘游丝若离怎堪冷雨寒劫?那些曾许下的诺言已化成飘逝的云烟早已不见。阴冷的夜,情深的向往着温暖的明天,却奈何予你的情深原来和你的命缘一生缘浅。又怎奈与你红颜命运的薄凉,却无情的葬送了你我的情愫,再也握不住飘落在心底我们的明天。洗涤凌乱缠绕的心绪,如今却只剩下我沉陷在爱你的深渊。你残缺的气息还遗留在心间,洒落在流年里,合着予你的思念伤心的唱着离歌,今世我已无法将你彻底忘却。我的心底从此不再静了无尘。

一夜未眠,氤氲的烟雾缭绕着我的思绪。一夜未眠,喑哑的歌声迷离着我的情愫。一夜未眠,阑珊的灯光流溢着我对你深深的思念。一夜未眠,漫落的冬雨淹没着我眼睑的泪水。

别后的日子里,你杳无音讯,只有孤独,寂寞陪伴中度过每一天,多少次的思念,多少次的失落,于经年里我不止一次的故地重走,为的是轻拾起残留原地你那抹淡淡的余香,握紧的那一刻,久久的不想离去。

时间沉陷在荒漠的你走过的流年里,你的气息却为何让我如此的眷恋?你的笑颜清心如卷,我苦苦的祈求你回来的那一天。

狭窄的路口,你起身。疾驰的车子缓缓停下。明明知道你要下车,心里一阵阵的隐痛,你刚刚离开座位,我就坐到你坐过的位置,感受着你身体的味道,触及着你的余温。回头不想再看你,心如刀绞。或许窗外的风景更加迷人,可是眼泪那么不争气,顺着脸颊划落。于是回过头去,看着你的样子,一瞬间你离我那么遥远。是那样的无可奈何,竟找不到一句可以相送的话语。明白古人所说的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始料未及这居然是个渡口,我伸手触及不到。把爱往襁褓里塞,静儿何处有如你的风景,何处是你我停靠的岸,何处是你如树的桑前生今世,百岁年华,我许你几世情缘。

明知只是昙花一现,却要执着的守着那抹余香,十一年了,过往的曾经总是残存你的身影,有人说,内心的伤痕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抚平曾经的一切,我也不曾一次的试想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你静静的离去会将我带到红尘湖畔的下一个渡口,去等待为我摆渡的那一个人,奈何,未曾远去的场景又一次浮现,那个美丽的倩影又一次让我泪湿了衣襟。

岁月走过不小心踩伤了受了伤的心尖,痛、始终不曾明灭的萦绕着苍白憔悴的思念。是否前世我淡薄寡怜了你一世的情愫?岁月走过光阴的沧海,遗落了一路的伤碎桑田心愿,在年岁风烛蚕食里是否还有痕迹?思念未央夜雨凄瑟——心煎。

想着遇见你的美丽,源于一句话:”静”而”远”之,”忘”而”融”之,”淡”而”化”之,”化”而”凝”之。思索着这句话背后女子的容颜。

花季的无知,让我爱的太深。一路走来,红尘里的几多过客,不问是劫是缘,只有经历了才知道,有些人早已在内心里生根发芽,纵然时如逝水,于锦瑟年华终将深深的有你,随着年华的老去,而枝繁叶茂。

我抬头望着天,看不见曾经的花季里你停留在心里温柔的笑脸,乌云遮住了你许愿在星辰里的若言。风拭陌了我予你的心愿已然迷失了方向,忧伤已注定在这个冬寒的夜晚寒怯。过路的风裹挟着云的柔弱,云的泪迷离了辰星的眼,我的心看不见,你如诗若画的诺言。我抬头望着天,hai
shi无尽的凄雨迷离那班若雨若雾凄心寒怯看不见。黑暗的夜遮住了你美丽容颜,我苦苦的祈求你迷途归来的那一天。

不知道怎么样形容你,优雅韵致,人淡如菊。只是想象着却难以将你从我的心中移走。也就是从此你扎在我的心底。渐渐的彼此留下的号码。于是习惯了你的声音,温润,沉静。我一直注视着你,你却没有太多的感觉。我对你的思念显得如此的单保你应该是个倔强的女子,温柔善良却不懦弱,贤惠端庄却不矫饰,恬静淡然,却不屈从。

今世有缘,不枉此生。与你相识,或许是上天赐给彼此的缘分,本想爱一场轰轰烈烈,许一世天荒地老,谁未曾想到,红尘里的那一次转角,邂逅了生生世世的爱恋,你转身的同时,留下的只有散落一地的忧伤,还有那些随着年华而老去的画面。

在这浩瀚的宇宙里,我们都是一粒粒渺小的尘埃,在这宇宙渺小尘埃里我们都是时光匆匆过客,谁真心知道谁又是谁的谁?凄凉的夜,诺言深陷在曾经的沧海桑田,你的情缘早已不见我深陷在你爱的深渊……

时至中秋,漂泊成瘾的我。深夜流连于陌生城市的曲径弄巷,习惯寂寞绕心头,记忆绵延,时光逶迤,彳亍徜徉。”为你我受冷风吹,寂寞时候流眼泪,有人问我是与非……”林忆莲的歌声空廖,一股悲凉的哀怨有心而生,抬头摇曳的月光,深邃悠远,洒落了一身细碎的思绪,一片片干枯的叶子离开了枝桠,摇摇摆摆,最终落下。曾经以为在耀眼的阳光下逃离,我却忘记天气预报里说,风雨欲来。我向来相信天气预报的,可是月亮终究隐退,雨还是下了。
本以为荒芜的眼睛,是流不出泪水的。但只微笑,便成就一场浅淡风云。可是,雨打湿了颤抖的手,再然后,泪水只是纷飞的一种姿态。轻易也可收了常

或许,你我的相识就注定今生的相离。虽已远去的爱,却深深流入到我的骨髓里,也流淌在别后的每一个角落里,不管流年怎样匆匆而过,与我的记忆里,依然有着花季那一段的青涩回忆,也深记那些一起携手的那段浪漫时光。

风急劲的走,心雪还在唔咽寒怯……

我给你发着短信,牢骚这么多年的凄凉。

陌上红尘,烟雨人生,与你相依,几多情愫,从相识到别离,终是无怨无悔。如今,天隔一方,彼此在幸福里徜徉,再多的爱恨情愁,莫须苦诉衷肠,命中注定的劫数,就让风化的往事飘散如烟。可我总想说一句:今世有缘,不枉此生。

年华错落了我们邂逅在光阴下的姻缘,流连的心缘漂泊在红尘里渐渐漂白了岁月的眷恋。凄凉却冷眼观望着繁华三千长长的画卷,生命流淌的岁岁年年婉转着你我一世的情深缘劫。光阴的花开了谢,那生生世世的牵伴天荒地老也无怨。不死心的缘情缘劫放纵心愿予你的心缘无眠的抒写爱的誓言。你的一切总让我忘情的留恋,萦绕在心底的歌经久的吟唱着我爱你的无悔无边,就算爱你爱得心碎也无怨无怯。流走的时光在成长的年华烂漫青涩心愿间莹舞,裂开的心尖流淌着玫瑰香艳的红尘恒古牵恋。

“如果我没有结婚一定会爱上你。”

墨夜挤压得思念遗怯在寒风凄雨里不能飞,瘦弱的情丝翩跹在夜雨淋湿的字里行间——心碎。模糊的书卷无力的任由凄风肆意的蹂弱了花颜,一双酸涩的眼柔情的抚摸着字里行间你秀丽的容颜。你的秀颜清晰的笑靥、含情的眼、青丝曼舞的发辫,都述说着心怡你的眷恋。喜欢沉溺在你秀美书卷文墨字行间——相慕。遥想你微笑容颜惊艳了红尘孤寂,破碎的流年怎么也拼接不出你流逝的诺言。你的声音依稀留在我耳边追忆着往昔缱绻,流年牵走了你鬓角墨染的岁月,予你的感觉能否忘记相拥时空你的气息?时光的流年撒漏下你拥过的暖还在心尖蔓延,如今剩下我空灵了的爱恋,心已然无法呼吸。生命误入红尘劫里徘徊,情缘陷在你身后的浮生爱恨中无法磨灭。梦缘已然在流年里翩跹,满心琳琅怎么才能唤回你伤碎心程回来的那一天?

沉默,可是你知道吗?你结婚了,我却无法自拔的爱上你了。一直这样守着你,默默的付出。不知道是什么让我变的愚蠢。只要你需要,我总是义无反顾。

锦瑟已然不能再次重现昨日年华光鲜的那一天,琥珀通透的诺言清澈的镶嵌在你心尖——寂寞。心念任时光如何的老去,痴念始终执守在你美丽的眉宇间,任世间弱水三千于身边怎样的翩跹,心中终不曾荡起一丝丝波影涟漪。碎颜流过了斑驳流年,灯影下阑珊处你的回眸让我如痴眷恋,过尽苍白的花白流年,是否能等到与你真情眷念到天荒地老的永远?曾经的沧海早已烟灭了桑田。人生若只如初见流年不逝,诺言依旧握紧岁岁年年。谁能陪我品读岁月的细水流长不腐?谁肯允诺予我世世生生天长地久不弃?谁来许我一世的忧伤不悔……

没有给你回复,我清楚我已经沦陷,反复听着《布列瑟农》一切也只为你。聆听一曲时光里若隐若现的悲喜流离,充满忧伤的声音从脚底慢慢爬升,于是,那个男人浑润沉婉的鼻音,如河水在流淌。爱情只是想象,一场漫无边际的想象,会结束于琐屑、犹豫和遗忘。我只有静静发呆,相继,沉思,陷落,想象着遇见你以后的每一个瞬间,每一段故事,每一次回忆。或许,我们都是孩子,每个人心底,都有一种孩子的情结。我们都无法承诺什么,现在爱对于素未谋面我们只是一种想象,想象一旦结束,所有的都会随之消散,而后就是无边无际的思念萦绕在你我心头,体味那种彻夜未眠的孤寂,那种无日无夜、无始无终的空茫。我知道你在那里,等待。
我知道我在路上,行走。

【素心如卷述说着花开一季的芬芳,谁来许我一世的忧伤】文——思念QQ:541578573

爱。相互微笑。斑驳的流年,以苍凉的姿势,一点点拼凑的时光,时间被凝固时针的某一处。时间能毁灭一切,时间会让人屈服,时间把心揉碎。时间越往前走我对你的思念越来越弄,不知道你是否像我一样每天都在为你祈祷,祈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心里默默许下百岁情缘。

夜拖着疲惫的身子,浅浅入眠。天空永远是一种接近无色的灰,一种精神病人眼中的色彩。卑微的呼吸,如此单保固守的承诺印嵌在深深的睡梦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