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服药高达332150粒,今朝治疗10天获新生

就在前几天吧,我一个朋友说她要离开这座城市,至于要去哪里我也没有多问,她自然也没有具体的告诉我。我没有阻止,只是说她钱都没有就别说要去哪里这种话了。我不知道我这算是一种嘲讽还是担心,只是觉得她这个想法不实际。

**我不想宣传什么,真的,我就想帮助别人,我被关进过精神病医院,大家都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样,我要让大家知道,抑郁症不是精神病,是可以完全看好的,我不怕你们公开……”**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正在亲喂着快五个月大的儿子。而前一分钟我正抱着他在厨房炒菜。

她原本是我的小学同学,那时候只觉得她这个人身体不好,因为隔三差五的她妈妈就会带她去医院,不是因为眼睛,就是因为脚痛。我想着这么小的孩子怎么那么多毛病,关于她的其他方面我还真是从来没有关注过,况且她真的没有什么特点,除了那一身的毛病很是突出。

–15年重度抑郁吴晓娜

就算日子过成了这样,孩子的爹竟然觉得我耍的都要飞起来了,为了很多事情不断争吵。

初中时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不过对于她的校园生活也有一定的耳闻。别人口中的她很极端,很容易激动,很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想她的这一切都来源于自卑吧。听说有时她喜欢拽别人头发,有时的她会掐着别人的脖子不放,有时别人随意的一句话不知道又触到她哪根神经,她会无比暴躁。后来她告诉我,她时常跟同桌在上课时躲在课桌下打架,也时常被老师发现。我想这种激烈的运动,老师不会发现也不太正常。她是自卑的,这一点我一直坚信。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会遇到那么一些男生,你会想狠狠的骂他傻逼之类的话。

当我接到通知要去采访一名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患者时,在我脑海就立马浮现出了一个躲在角落低头不语、怯懦、女孩的画面。我很茫然,我不知道从何下手,怎样去了解一个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女孩,我担心我会不会触动到她……然而,当我抱着忐忑好奇的心理前往专家办公室时,看见坐在办公室的是一个穿着朴素,皮肤白皙,气色红润的女孩,她看见我们就和我们笑,很甜美。专家李桂艳,告诉我们这个女孩就是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吴晓娜。当时整个办公室静了,仿佛能听到尘埃落地之声。

这些文字不是为了指责任何人,而是讲自己的故事,为这么努力的自己鼓掌,更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出口,别在抑郁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把未来的日子熬下去,熬过去!

她的初中时代遇到了那么一些傻逼一样的男生,说她的长相怎么怎么样,这些在我看来是残酷的,或许很多人觉得那些男生说的是事实。说真的,我觉得他长得还算过得去的,丑人千千万万,可能我对于美丑没有什么概念和标准吧。这些残酷让她越发自卑,也越发暴躁,朋友更是没有几个。

“男生就拿纸团团投我,看我动不动,我就是不动,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好傻啊,我怎么就不动呢?让他们嘲笑我是木头人……”

觉得自己熬不下去的想法越来越频繁,思想越来越极端,居然会害怕夜幕降临的时刻。

我高中时她读了职业学校,是护理专业。对于她学护理这个专业我觉得不能理解,因为不论怎么看,她都不适合这个专业。我向来觉得她很笨拙,对于她以后要当护士我完全不能想象,我还常常说她是在祸害人间。她就读的学校基本是女生,男生自然沦为所谓的“抢手货”,不管是什么样的货色。可能男生在她的生命中总是在扮演讨人厌的角色,所以我能感觉到她对这堆货完全没有兴趣,甚至很厌恶。这似乎是第一次她嫌弃男生比男生嫌弃她要厉害的多,我也没有在意她每每说起学校里的人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只是知道她很厌恶。

“我那会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秀,老师都特别的喜欢我,我也是父母的骄傲,并且人家都说我在村里长得最秀气的,一点都不像村里的孩子,我自己也是自尊心特别要强,特别力求完美。然而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有女生说我的手又大,又粗,又胖,难看死了,男生也专门的把手拿出来给我比,说我的手比他们都大,更让我受不了的是我姑姑和伯伯说我的手天生就是干活的命。那会我就开始觉得很自卑,不想个别人说话,就开始害怕人群,我怕我一出现,人家就会看到我的手,我时常想以前别人的赞美,那肯定都是骗我的,从那之后只要有人赞美我,夸奖我,我就会情绪激动,并且很憎恨她们。记得那会我12岁,人家都知道我们村有个女孩,不爱说话,不爱出门,像个木头人。听到他们这样说,我就更加自闭,更不爱出门和说话,我就知道学习、学习,我每天不论是上课还是下课,我都坐在教室里不动,男生就拿纸团团投我,看我动不动,我就是不动,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好傻啊,我怎么就不动呢?让他们嘲笑我是木头人……”吴晓娜现在回想当初的种种画面时,各种的后悔和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些烦恼,就算告诉了另一半,他也不一定会懂,甚至可能引发新的矛盾。而这些矛盾,解决了这一个又会有下一个,没有尽头。人生,真的太苦!

我18岁,她20岁。我从初一开始就注定每个月要花上一些钱在女性必备日用品上,而她虽然比我大两岁,却还没进超市买过一次女性日用品。没错,她
20了还没来过月经!刚开始我只是觉得可能有些人比较晚吧,她说这也太晚了吧!后来她说想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病,我自然也是支持的。是她妈妈陪着去的医院,检查了之后她也没有告诉我结果。我想应该是没什么毛病,但还是问了她结果是什么,她骗我说没事。后来在我锲而不舍的追问下她还是说了结果
——天生没有子宫!我忘了是怎样逼她说出结果的,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过于残忍。我问她为什么骗我,她说害怕我嘲笑她,这个回答倒是让我觉得可笑,我不知道我能拿什么理由嘲笑她。后来她像个没爹的孩子那样哭着跟我说她的同学们都嘲笑她没有子宫这件事,我很不能理解,那些人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嘲笑她的,我不能想象那有多残忍,只是觉得我怎么也笑不出来。

这就是我抑郁的诱因,在我心理埋下了种子,我自卑,我怕他们嘲笑我,少言少语,怕人群,封闭,真的这些词用在我身上,都不为过,我有太多的形容词来形容。”这时的吴晓娜,停顿了良久,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这是她抑郁的根源,尤其是亲戚的嘲笑,让她病情加剧。

刚熬过了新婚的磨合期,便开始要面对生儿育女的恐惧。刚初尝了为人父母的喜悦,便开始面对接踵而至的婆媳关系。

她曾跟我说过家人对她的种种不好,我想这就是她的人生吧,并没有太多同情她的情绪。一次陪她去体检时,她说那次妈妈陪她去医院检查,知道结果后她妈妈很气愤,觉得这种事情很丢脸,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明这件事情是丢脸的。当时我还在心里暗暗的数落她妈妈,至少她也不能理解妈妈的想法。连家人都不鼓励她,她的失望可想而知,她的痛我不能感同身受。

“订婚彩礼已经备办,他表面对我挺好的,却背着我回家相亲,和他的家人到处宣扬我有是精神病。”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女汉子,关于怀孕生子,只要自己愿意,绝对不是问题,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但是现实却给了我一个大耳巴子,让第一个孩子胎停,无情的嘲笑着:“你丫别得意,一切皆有可能!”

没有子宫,对于一个女性来说还是算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这至少关乎生育问题,甚至关乎她以后是否能顺利结婚。一次她告诉我以后不想结婚了,我倒是不觉得惊讶,这个想法或许每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女性都想过吧。就连我这个具有生育能力的女生都想着以后不结婚,更何况是她呢。虽然她时常这么跟我说,但我觉得她还是想结婚的,只是她害怕自己不能生育,会被男人抛弃或是嫌弃。

“这个男生长的可帅了,有1米八多,皮肤特别白,那是我小学的同学,我小时候就暗恋他。我们开始很好的,后来他发现我开始低落了,开始烦躁了,不想见人,不想说话,我告诉他是想他带我走出来,他不了解我。可是那会儿,我们双方家长都见面了,结婚的彩礼都谈妥了;而我情绪极度的不稳定,后来就住院了,他也会每天到医院来陪我,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在骗我,没有跟我任何解释和商量,背着我回家相亲了,还和他的家人说,我是精神病,我不正常,他家那边的人,都说我是精神病,是个不正常的人。”当我看到吴晓娜说起这个差点与她走入婚姻殿堂的男人时,她的眼神和神情还是洋溢着崇拜和爱慕,说到他背着自己回去相亲的时候几度哽咽,我想这件事情对吴晓娜来讲,又是一个很沉痛的打击。据她描述,也真因为这些事情,吴晓娜的病情格外的严重。在石家庄心理医院治疗过,在鹿泉也治疗过,都无好转,最后被无情的关进了精神病医院。

从我们结婚到有自己的第一个宝宝,中间过了8个月。在这期间,我们既要忙装修,又要磨合感情,那段时间挺累的。可宝宝还是如约而至了。

我有时会告诉她或许她会遇到一个不在乎这件事情的人,虽然我相信有这样的男人,但我还是不太相信她会遇到。有时我安慰她说不结婚也挺好的,一个人生活多自由,想干嘛就干嘛,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她都愿意听,但她心里还是有太多的害怕和顾虑,其实我都觉得她的婚姻生活应该会出现很多问题。或许是命运弄人,越是需要爱的人越难得到别人的爱,总不能强求这样一个女子去勇敢追求爱情,我觉得这会太过残忍。

“人家残疾人就能正常的工作生活,你怎么不能,出去工作吧。我想我这种状态,我出去工作我会死的。我割脉自杀过,我服过毒,我也意图跳过楼……”

端午回家的时候,我妈还说都过了那么长时间了,你们怎么还不打算要一个宝宝呀?我说我们一直在准备呀,现在不是装修太忙太累嘛。总会有的呀,不着急。

她在大概一年前已经放弃了学业,好像是没有考护士资格证,也不能当护士。于是她开始在一个中国移动营业厅里上班,简单概括她的工作,就是给别人交交话费之类的。她说这个店是她二姐开的,她由于找不到工作就将就在哪里工作。我也是一次去店里交话费时才知道她在哪儿上班的,当时我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欣喜,只记得很激动,不知道是出于何种感情。

“我有病,我自己承认,只是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都认为我没有病,我是脑子有问题,每当我看见父亲把饭端到我床前叹气的时候,我很自责,看着他们带着自己的外孙女还要照顾一个已经近30的女儿,现在应该是他们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啊,我想好起来,但是我是有心无力。我去各大心理医院治疗,心理医院,针灸医院,精神病医院,还去找过“大仙”我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她们都不能理解我,根本就没有耐心听我讲,总是不耐烦的听我诉说,而我说的那么详细,我是怕医生不能确诊我的病情,我只想治好我的病,像个正常人,可是那些医生就说“人家残疾人就能正常的工作生活,你怎么不能,出去工作吧。”我想我这种状态,我工作我会死的。医生就给我开药,当我问到喝多久能治好的时候,他们都会说这个不确定,关键看你自己,我就觉得他们就是骗子,欺骗我,赚我的钱。我割腕自杀过三次,服过毒,也意图站在很高的楼上,想往下跳,但是我觉得我是贪生怕死的人,我没有勇气。”当吴晓娜伸出手给我们看当初她意图自杀在手腕留下的刀疤,真的很触目惊心,眼前这个俊俏的女孩承受多少我们不能理解的病痛,她所谓的“我觉得我是贪生怕死的人”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我觉得那不是贪生怕死,那是她内心对生的渴求,对快乐的渴望。

端午回家之后就真的怀孕了。那个时候心里挺埋怨我妈的,说什么不灵,就这一次一说一个准。从内心深处来说,我还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呀!我很慌乱,也很惶恐,却又很开心!

她这的人做什么都做不长久,我不喜欢她这种做事态度。就在2013年的最后一天,她又把工作辞去了,原因是她二姐总是讽刺她,说她做事不够认真努力,其实这不算讽刺,她确实是这样的人。比如,她在辞职前一个月就把店里的钱弄丢了,丢了1600元,原因是店里装修得太宽敞,她照看不过来,这个理由实在牵强,那间店面顶多十平米。于是我想她变成现在这样,是不是因为她喜欢埋怨别人,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每天我大概要吃7种药,每种药10到20粒,这十几年我都这样。家里人都已经放弃对我的治疗了,母亲告诉我,我们活着就养着你,我们死了就算了吧。”

可好景不长,在怀孕快两个月的时候,被告知胚胎停育了。

几天前我们去逛超市,她便告诉我她想要离开这里,去一座陌生的城市。我问为什么,她说她想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对她刮目相看。我很赞同她的想法,但是我知道她现在这种堕落的模样根本只是说说而已。于是我对她说,你钱都没有,能去哪里!能不能不要那么不切实际,能不能想一些实际的事,比如找一份工作,先存一些钱,不然去了别的城市睡大街上吗?她告诉我她还是想当护士,不想做其他的工作,这次我没有说她祸害人间,这是或许是她的梦想,我没有权利打碎她的梦。只是她好像坚定了自己要离开,其实她真的要走我也不会阻止或是挽留,只是觉得她太不成熟,或者说没脑子。后来我又告诉自己,或许她的离开是对的呢!我只需要在心里祝福她过得好,只是过得好。

这十几年来,我的病一直是时好时坏的,也因此我大学晚毕业了三年。现在我已经28岁了,大家担心我的以后,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那个人是二婚,年纪比我大很多,但是家在市里有房有车,我的父母特别想让我能成了这门婚事,父母还请了“大仙”来算命,如果这次算准了,就出重金让大仙来治我的病,大仙告诉我父母说我们是一路人,能成。那时我也觉得我有救了,只要他能带我走出来,我就嫁给他,但是那个人不理解我,最后这门婚事没成,父母留在大仙那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而我还是每天要吃7种药,每种药吃10到20粒。来治疗我的病。十几年这样过去了,就在去年,母亲对我说“我们活着就养着你,死了就算了吧。”家里对我的放弃,我也已经死心了,即便弟弟说,姐以后我养着你。我就觉得我以前是他们的骄傲,现在我是他们的累赘,笑话,负担。”此刻的吴晓娜,说到对父母的亏欠,对家里造成的负担,她每一个神经里都渗透着愧疚……

因为胚胎停育,我必须要经历人生中从未经历的又一场恐惧。我伤心我的宝贝的离开,我更害怕流产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小手术,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根本就不算手术,或许就像感冒吃药一样简单。

可能每个决定离开的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离开对于她来说可能是一次蜕变,是一种重生,哪怕离开是错误的,至少她选择过而没有仅仅甘于被选择。她的痛我没有痛过,连愈合我都觉得是件太遥远的事情,我们依旧抱着自己的痛楚默默生活,换个地方,疼痛或许会继续生长,或许会停止生长,重要的是我们换了一个没有伤害过自己的地方继续活下去。

“我宁愿是残疾人,我也不想活着,可是又没有勇气去死。我就想着去当尼姑吧,或许我念念经,我就好了,没想到前往的途中我却阴差阳错来到了黑龙江华慈医院,最后赌一次,这一切都太对了。”

从知道宝贝停止发育到下定决心流产,为时七天。县医院的医生那简短冰冷的话语,让我气愤。也许她们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对于我和先生来说,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宝贝,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和分享他到来的喜悦,就要面对无缘无故失去他的痛苦,我们没有任何的思想和心理准备。我的情绪变化很大,先生一直都比较稳,我还比较怨他,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宝宝的状况,后来他才告诉我,当看到胎停育那三个字,听到医生对我讲的那冷冰冰的话语,其实他很想冲上去揍她一顿,可是他不可以,他不能!在面对情绪失控的我的时候,他必须平静好自己的心情,才能够有充足的精力还照顾我的情绪和身体。

“我一直这样在家里这样呆着,就是家里人的负担,笑话,人家会说我爸妈生了个精神病,我有时看见街上那些残疾人,我觉得我都不如他们,我就觉得我宁愿是残疾人,我也不想活着,可是又没有勇气去死。我就想着去当尼姑吧,或许我念念经,我就好了,如果好了,即便是去当尼姑我也愿意,后来就联系了辽宁省海城市道源寺,我都问清楚了路线,我又想我自己到底能不能治好,我就又在网上查,就输了抑郁症三个字,我就看见了咱们的黑龙江华慈医院,有一篇文章,上面写的是治好了一个都要自杀的抑郁症患者,我就打电话咨询了,是陆大夫和我接洽的,她说我不是四大皆空是真的有病了,要治疗,不是通过你以往做什么测试判断,你是什么病,就是什么病,是通过仪器来检查你到底哪有问题的,我当时就怕我把自己病情说的不详细,医生不能帮助我,陆大夫就给我介绍了李桂艳主任,说是从国外回来的,有几十年的经验,对精神疾病的研究很好的,我当时就想我有希望了,当时我身上就只有1000块钱,后来我就给家里人打电话,让她们在资助我一点,家里给了我2000块钱,告诉我,就当你是出去玩,但是你不要去当尼姑,我在来医院的火车上,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但是我又暗自下决心,吴晓娜,你就最后赌一次吧,这最后一站了,不行就去当尼姑吧。在路上我就感觉我到不了医院,我这样的人,走在人群中,我一眼就会被认出来,我是有病的人,陆大夫鼓励我,最后我来到了黑龙江华慈医院,看到了李桂艳主任,李主任给我诊断了,就很坚定的说你不要担心,你一定能治好的,每天都会鼓励我,还会给我一个拥抱,给我信心,我觉得我这一次来看病,一切都太对了,真的,这里的护士看我每天躺在床上,她会给我打饭,送给我书看,还有小礼物,周末还带我出去逛街,护士长给我剪头帘,扎小辫,我就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每天都有人来鼓励我,我觉得我以前一直没有坚持治疗,是因为在李主任之前没有一个医生给我保证过,我的病能看好,就只有李桂艳主任,她一直鼓励我,给我希望,这里的医生和护士就像家人一样,我最后赌的这一次真的是太对了。”看到吴晓娜在给我讲述这一段的时候,一直拉着她身边李桂艳主任的手,不时的拥抱她,就像李桂艳主任的女儿一样,精神特别好,此刻我觉得她脸上酒窝格外的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酒窝。还有一旁的李桂艳主任也是带着慈祥的笑容耐心的听着吴晓娜跟我们诉说,这幅画面真的很美很美。

回到重庆之后,幺叔找了熟人再一次确认妊娠情况。其实我们还是不死心,舍不得,我们还是期待奇迹!可现实就是那么的残忍,那个熟人告诉我们可能还是胚胎停止发育了,需要手术终止妊娠,不然对大人的身体会有影响。不过如果我们还抱有希望,那还是可以再等一个星期看看,一个星期之后情况还是不乐观的话,流产手术就不能再拖了。有一个亲戚是医生,了解情况之后很着急,说要赶紧手术,而且马上就可以手术的,问我的意见。我告诉她,我不要手术,我要再等等。我真的不能接受宝贝离开的事实,不能接受已经没有生命的他立马离开我的身体。我不想就这么认输,我很不甘心,我非常的不甘心!

“李主任你就给我这半片药吗?能把我好吗?我以前都要吃几十粒的?”

经过几天的思考,我决定到重庆手术。我们经过小叔子的帮助,到了B城的中医院住院手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的手术名字叫稽留流产。

“我到医院了就是做神经递质花了些钱,每天李主任就只给我半片药,我当时都惊呆了,我不敢相信,我开始就在怀疑,这能治好我吗?以往的十五年里,我每天要吃7种药,每种药都是10片到20片,我真的不敢相信。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一切真的都太对了,我好了,我想在医院做义工,去鼓励在这里的每一位抑郁患者,只要他们愿意和我聊天,我都会去陪他们,告诉他们你们是病了,不是装的,也不是精神病,只要好好治疗是会好的,治好了以后我们还会像正常人一样,我们一样会很优秀。以前我还病着的时候我就这样想过,但是我是有心无力,我自己都是病人,并且我没有知识,但是现在我能做了,我现在有朋友了,我想打扮自己了,我想找工作了,我要去帮助像我一样的抑郁症病人。我敢直视我是抑郁症患者,我不是精神病,我不怕你们公开我的名字,我是来自黑龙江的吴晓娜。”

这是我人生26年来第一次住院。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不喜欢窄窄的病床,不喜欢医院的温度。

采访结束后,李主任让吴晓娜休息了,我们从李桂艳主任那了解到吴晓娜10天前到院的时候,刘海遮着自己的脸,3天都没有正眼抬头看过李主任,每天都把自己关在病房,和现在完全就判若两人。吴晓娜在第8天的时候,就已经精神状态特别好了,会主动和护士、护士长以及去其他病房和病友聊天,只是偶尔的会问李桂艳主任,我真的好了吗?怀疑自己,不敢相信自己15年的抑郁症在不到10天的时间就康复了,而今天是吴晓娜入院的第10天,她相信了自己,她康复了,主动的要求要在医院做义工,鼓励这里的患者,并且要我们把她的经历报道出来,她想帮助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知道抑郁症是重病,不是他们自己装的。

医生考虑到我是第一次流产,而且胚胎已经死亡了一段时间,可能胎囊已经干了,贴在子宫壁上会比较紧,如果直接刮宫,伤害会很大,而且还不知道后果会怎样,并且我的宫颈没有生产过,会比较紧,最佳的治疗方案是药流之后再清宫。

当我做完这一次的采访之后,我真的非常感慨,一个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孩子,我看见她的时候,她的形象完全颠覆了我们影响中的抑郁症患者形象,而这一切就像吴晓娜自己所说的那样,这一次选择,一切都太对了。可想而知,一所好的医院,一位好的医生,一位好的护士,一台先进的医疗设备,营造出来给患者关怀,信心,治疗是多么的重要,黑龙江华慈医院做到了,李桂艳主任做到了,这里的每一位护士做到了。当下,国家一直强调的医患一家人,纸媒上的呼吁,视媒的呼吁,试问哪一所医院向黑龙江华慈医院一样?

为了减小我的恐惧感,医生让我先回家吃午饭,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过来给我吃第一次药。这样一来,再加上先生的全程陪伴,还真的没有那么紧张了。

下午按照和医生约好的时间到医院吃了第一次药,医生把晚上的药给了我,让我回家之后按时吃。第二天一早再去医院,她会给我第三次和第四的药。有任何不适或者特殊情况的出现,我都必须立马回到医院。

按照医嘱吃了两天的药,我没有出现任何情况和不适。第三天去医院的时候,医生说要给我吃真正让孕囊排除的药物了,会出血,并且我不能离开医院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药有多猛,以为和前面的药物一样,不会让我不舒服,顶多就是像来例假一样,出血并排出孕囊罢了。

现实确实这样的:吃药之后不到十分钟,小腹剧痛,痛到我只能蜷缩在床上喊痛。疼的汗水都出来了。并且我出现了过敏的症状。先生见了也无能为力。那个时候才知道,他妈的这个世界是没有感同身受这事情的。半个小时之后,药效减轻,疼痛减轻,就如同来例假痛经一般,是我能够承受的了。后来就是不断地上厕所,并且每一次上厕所之后的分泌物是不可以随意倒掉的,必须让护士或者医生看了之后才可以处理掉。一上午过去了,也没有见类似于胎囊的东西排出。

中午的时候一个护士让我准备好进手术室。我告诉她没有东西排出来,便作罢。我的主治医生看了之后要求下床走动,不停地走动,便于胎囊排出。

吃过午饭,我就时不时的在走廊上走来走去。可是一个下午过去了,流了很多血,也没有胎囊排出,我失望了,医生也觉得今天没有多大希望了。晚上医生查房的时候告诉我说如果一直排不出来,就只能等到明天早上加大药量了。主治医生还偷偷告诉我说:“和你一起入院的其他病人下午都已经出院了,这个宝贝实在是太淡定了。”

那个夜晚注定是难捱的。夏天的天气极其闷热,我觉得人很不舒服。先生的朋友P君来看望我,也一起在医院里陪床,可我还是觉得烦闷。晚上的时候他们睡得可香了,而我却要不停地起床上厕所,而且出血量比例假的多,那种夜用的卫生巾半天不到就全湿掉了,好害怕。

第二天一早,主治医生就把药拿来给我吃了,并且在巡房的时候给我加了另外一种外用的药,说是有利于胎囊的排出。吃过药物之后还是有过敏,肚子痛到死。一个上午过去了,还是没有看到那个白色的东西。我是彻底的绝望了。我感觉那个东西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所以我向医生申请了要去做一个B超看一下,胎囊到底在什么地方了。

花了100多一点钱,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在下班之前做完了B超,发现它已经离开了子宫,在宫颈口堵着呢。拿着检查单子兴奋地奔回住院部,医生看了之后说下午准备清宫手术。

还是免不了要往手术室里走一遭。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真实的手术室是什么样子的。马上就会结束痛苦的欣喜已经盖过了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中午的饭我吃的很香很香。

下午的时候护士过来叫我准备到手术室了,先生屁颠屁颠的跟在我后面,等到进门的时候被护士拦下来了。

我一个人进到那个毫无温度的房间之后就慌了,我害怕了,里面的温度低的吓人,器具冰冷得吓人,我想要离开。可是容不得我多想,护士小姐就叫我躺在了手术台上,我很不好,我觉得我快死了,再想想刚失去的宝宝,居然哭了起来。

医生很快就进来了,她已经开始操作了,我一直在喊痛,医生告诉我别害怕,很快就会好的,很快就会不痛了。马上又来了一个护士,说要准备给我打缩宫素了,手不能乱动。不到三十秒,我就感觉自己晕过去了,眼睛睁不开,手也动不了,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仿佛睡过去了一般。

突然听到医生和护士在喊,脚不能乱动,脚不能乱动,我还回答说我没有动。护士说那你就别动,我帮你把脚放下来就会感觉好很多的。

后来又听到医生在问,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我说没有,就是觉得肚子涨涨的,非常不舒服,还有点想吐,眼睛睁不开,头好晕。医生说这个是正常的,一会儿就好,手术很快就要结束了啊,不怕。

医生好像又在说:“你以前做过手术吗?”“没有呀。”“那怎么会有那么多血呀?”“我吃了两天的药,而且还有外用的药。”“哎呀,不怕,没事了,已经好了。你能睁开眼睛了吗?头还晕吗?可以自己起来吗?”“不能,还不能控制自己,没有任何知觉。”“那你再躺一会儿,感觉清醒了再起身,好吧?待会儿护士会帮你的!”

我就一个人在那冰冷的手术台上等着清醒。睁开眼,医生让我看了那个胎囊,白色的一团,没有一点血色,像一个蚕蛹,好可怜。后来我在护士的帮忙下从手术台上起来,走出手术室回到病房。

原本以为先生会在手术室门口等我呢,还想象着他帮我的场景,可是等我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一切的幻想就这样破灭了。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东西。

后来他才告诉我说他不知道手术时间要多少,又不能陪着我进去,所以就一个人躲到了角落里焦急的等待。

出院之后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个漫长的小月子,六月的天是真的热,可是我还是需要全副武装。亏得有先生的悉心照料,我恢复的很快。我奶奶对我提出了很多的注意事项和要求,基本上是做到了的,只是一个月结束的时候,我胖了六斤,而且全身都是痱子,痒的难受。更因为在这期间运动得太少,第一天出去走路之后脚就受伤了,过了一个星期才得以恢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