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习以为常的不正常”_时事评说_好文学网

生活中,很多人有过这样的经历:身体某个部位虽然不正常,甚至隐隐作痛,但时间一长,也就慢慢习惯,不以为病。这种“习以为常的不正常”值得警惕。

■ 社论

针对媒体报道的“悬崖村”问题,四川昭觉县5月25日成立由50多个人组成的工作小组,到达“悬崖村”进行摸底调查。一个村庄只能靠17条藤梯跟外界联系,小孩上学每天得爬藤梯。这种现象的形成不是一天两天,非得等到媒体作了报道,舆论炸了锅,才重视起来,派人入村“摸底”?这就难怪网友追问:“为啥早不采取措施?”

悬崖村面临的最大问题,首先恐怕并非经济发展,而是如何保障村民与小孩的生命安全。在这里,安全就是最大的民生问题。

无独有偶。不久前,媒体报道西部一个小学的午饭问题,因为没有食堂,带饭的学生不得不用自来水泡饭吃,这种现象持续多年得不到解决,直到媒体报道后,有关部门才感到哪里不对,于是“迅速行动”,问题很快得到解决。一些现象早就背离常态,可因为见得多了、时间久了,慢慢就习以为常,像“冷水煮蛙”一般没了反应,直到媒体报道才如梦方醒,这种现象催人深思。

时下,我们很难相信,在中国某处地方,孩子们上学还要冒着生命危险抓住藤梯爬上悬崖峭壁,上学放学的路途耗费数小时。然而,这正是四川大凉山地区真实存在的现实。

不管上学要爬17条藤梯,还是用自来水泡饭,抑或城市污水直接往河道里排、借调研慰问大吃大喝,这些问题,都不应该存在,都应该早就解决,可为何有些人却习以为常、不以为非?这其中,有的是因为触觉失灵,感觉迟钝,对存在问题缺乏应有的敏锐;有的是因为价值错乱,以非为是,把不正常当成正常;有的则是因为宗旨意识淡化、群众观念淡漠、官僚主义作风滋长,即便看到了,也未能作出应有的反应;还有的是装聋作哑,因为不想作为,因为这些问题处理起来费时费力费财,于是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堆里,对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能躲则躲,能拖则拖。

据新京报记者报道,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悬崖村”,72户人家居住在这里。

“冷水煮蛙”告诉人们,相对于沸腾的热水,温吞的冷水更容易让青蛙失去警惕。相对于那些一看就很明显的“痛点”,那些容易让人们习以为常的“痛点”看起来不那么明显,往往更容易为人们所忽略,但一方面,既然已经成了“痛点”,那么再习以为常,那也会有痛感;另一方面,正因为其习以为常,这些“痛点”更容易成为隐患,引发更大的“痛点”和“疾病”,因而更值得警惕。拿“悬崖村”来说,孩子爬梯上学存在已久,除了上学艰难一点,当地学生不觉得有多奇怪,对当地也没有多大负面影响。可媒体一曝光后,当地政府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努力立即就受到质疑,陷于舆论的批评之中。这告诉人们,对于那些“习以为常的不正常”,即便一时没显现出什么负面效应,也要保持必要的警惕,及时发现并妥善予以解决。

村里通向外界,需要顺着悬崖断续攀爬17条藤梯,其中最接近村庄的几乎垂直的两条相连的藤梯长度约100米。而没有藤梯的崖壁才是最危险的。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悬崖村有15个6到15岁的孩子每两周要通过这样爬天梯的方式去上学。在这里,安全与贫穷同样是大问题,甚至是最大的问题。

截止到2015年底,中国的贫困人口还有5000多万人。这最后的5000多万贫困人口可以说是最“难啃的硬骨头”。因为这些贫困人口所在的地区,往往因为地理环境恶劣、社会条件差等原因而难以通过简单的方式实现脱贫。换句话说,这些地区的扶贫工作,需要更“私人定制”的模式来破解。而四川大凉山地区的“悬崖村”就是这样的典型。

搞精准扶贫需要更加精确地解决贫困地区和人口所面临的实际问题,也理应让悬崖村的孩子上学不必再攀爬悬崖上的藤梯。

根据报道,解决悬崖村的贫困问题,当地也考虑过易地搬迁。易地搬迁某种程度上可以解决安全问题,但主要问题是易地则意味着失地,农民搬迁到城市附近后生计是一大难题。那么修路呢?在当地政府看来,修建一条公路的成本太高。即使全盘考虑相邻的同样没有通公路的三个村落,打通和外界连接的公路,大约需要五六千万元,而且需要村民自筹50%资金。投入和产出极不相称,地方政府不愿意,村民也无力筹建。

在提倡精准扶贫的大背景之下,处于左右为难境地中的“悬崖村”是个典型案例。在这个案例中,所谓的精准,不仅在于如何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实现脱贫目标,更在于如何清晰定位当地所面临的首要问题,设置更加合理的脱贫路径。

显然,悬崖村面临的最大问题,首先恐怕并非经济发展,亦非脱贫目标,而是如何保障村民与小孩的生命安全。在这里,安全就是最大的民生问题。

或许,从经济效率角度上考虑,为住在悬崖上的村民修建索道,或为当地三个村落1420人投入五六千万修建一条公路,投入与产出并不相称。但问题在于,政府的责任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层面。社会层面上所担负的责任,也是各级政府部门更应该正视的问题。当责任与经济效益发生冲突时,责任应该是政府重要的衡量因素,而非经济效益。

更何况,就当地而言,这两者并非全然冲突,并非所有的经济投入都无法产生经济效益。悬崖村其实土地资源和气候条件是很好的,致富不难。最近县乡干部和旅游扶贫帮扶单位密集调研,也外聘了地质学家杨勇,对旅游和道路规划进行科学评估,力求在保护好当地宝贵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制定道路开辟和旅游开发,带动当地脱贫。

精准扶贫需要对接贫困人口的精准需求,也需要因地制宜,制定个性化的开发扶贫方案。

而据最新消息,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林书成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经决定,州里先施工一条钢筋结构梯道,解决群众出行安全问题,接下来马上组织论证彻底解决方案。

希望悬崖村的孩子和村民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相关报道见A16版

责任编辑:雍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