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央易白_散文诗歌_好文学网

《有》央易白_散文诗歌_好文学网。夏日的夜晚, 繁星点点, 一颗,两颗,三颗…… 听说北极星亮,
听说牛郎织女星遥遥相望, 听说我不曾在你心上。
我甘愿做遥远天边的那一颗星, 不挡谁相望, 也不借谁的光。 繁华景象,
我只是在旁边作一点缀, 落寞沧桑, 也不失我的光。 我不会亮瞎谁的眼,
我只是在天边。 若你偶然间抬头见到我, 我没有恶意, 你走,我陪你走。
我甘愿做遥远天边的那一颗星, 即使无人问津, 我也不伤心。 良辰美景,
自己欣赏。 伤痛苦楚, 自己扛。 微弱的光, 不知能否引你来身旁,
今时的身影, 还能否让你回忆起旧时光。 我甘愿做遥远天边的那一颗星,
你若不远万里来与我相伴, 我便终身不与你分散。
那一颗星,不会离去,直至光芒散尽。

《有》央易白 有一颗心 就在眼前 却远如天边 有一种爱 恍若遥远 其实总在身边
爱不爱,情难断 来不来,缘缠绵 有一生 是痴,化怨 有一生
是灵,是花开花落的轮转 有遗憾,数不清的是甘愿 有梦,是奇迹的灿烂
有果有因 有安然 2017.1.31

当地时间23:46,顺利抵达费尔班克斯,零下21度,当地的向导提前观测了天气,当晚极光指数虽弱,但天晴无风的条件尚可具备。决定从机场驱车50英里直接转战小木屋,远离城市等待欧若拉的出现……

大抵是凌晨1点多,当第一次看到极光的时候,除了激动,还有失望。眼前远处天空一道像白雾一样的,那便是我梦寐以求的极光……相机长时间的曝光,终于看到了一条亮绿色,边缘泛着一丝若星若现的红色。传说中的欧若拉,黑夜转为白天的那第一道光芒。

因为过冷,所以不得不回到小屋以热巧克力取暖。“极光爆发了!”
向导的一句话,让浑身热血沸腾起来,冲出屋外。只见远处的那一道白雾扩散开来,肉眼已经清晰的可以看到极光的绿色。忘记了时间,大概很久……因为感觉很冷。也或者只有一会儿的时间。天空开始呈现出一整片极光,遮住了原本清晰可见的银河。相机镜头里,不那么亮,但分明可以呈现绿色的天空。

当地人说世界上只有三千万分之一的人才能幸运地看到极光。车窗外满眼的淡绿色,不停变化,有种特不真实,不像在地球的感觉……

对着手机App,好不容易找到了白羊座,原来白羊座如此渺小、如此暗淡……只有紧挨着的亮度为2等的α星和2.6等的β星稍微显著些,三颗较亮的星,呈现出钝角三角形。

Heaven above ,苍穹之下,imax的效果,已不是18或者24的广角可以呈现的。

图片 1

神秘北极圈,阿拉斯加的山巅,谁的脸出现海角的天边,忽然的瞬间,在那遥远的地点,我看见恋人幸福的光……

满身盛放雪花

整装待发 攀登峭壁悬崖

心动的霎那

世界在我脚下

空气都无瑕

想你 还在远方好吗

风很大 吹散我说的话

凌乱的一笔一划 是爱的密码

你能看懂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