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长空雁,霜晨月

你记得也好,好你忘掉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题辞.微尘陌上

时间:2016-06-08 21:59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6-11-11 16:48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饶雪漫说,我们就是这样苍老的,从时光的一端碾转到时光的另一端,请别说再见,不需要再见!

幸福不需要背景,留下美丽的背影就行——题辞.微尘陌上

你记得也好,好你忘掉–题辞.微尘陌上
饶雪漫说,我们就是这样苍老的,从时光的一端碾转到时光的另一端,请别说再见,不需要再见!
一年四季,从春到秋,年年如是,似乎都在重复着自己,没有变迁,而自己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的心里已经装满了曾经沧海的水,填满了一路走来的酸甜苦咸,再也漂不起一只小小的船。
与年少青涩的曾经,再也不见,或者说,不必再见。
或许罢,正如你记得也好,好你忘掉!
有时,看着窗外葱茏而青绿的叶子从粗叶榕的枝头散了,落下,滴落于地,总也以为,叶子如烟花般绚烂了,不想站在深秋的枝头,是有了离去的念,想要别样的生活,经年后,我才发现,不是叶子想要远走,而是榕树的那个枝头,早已没有了挽留……
端坐在时光的窗后,想起你暗纹青衣的身影,或许是淡然的欢喜,或许亦是平静的忧伤的。我的文字,偶尔会有你的素颜只影,在平铺的素笺上,是未曾示人的爱情!
总也以为,某天不经意的一个转身,会偶然地邂逅了深秋里的你,温婉,明媚,静美无伤–就像一场花事,在阳光灿烂的地方,等待了诸多季节,突然,在这个深秋的日子,有如滑落过轻如蝉翼的纱丽上的水迹,与我,安暖相遇。
而我,抑或欣喜,也抑或感激,心安理得的把岁月的好,在怀里抱紧,尽情享受生命偶然的献礼,安放自己发黄的日子,就当你是我久等的归人。
忘掉不需要背景,留下记得的背影就行。 我想,你是懂我的。
窗外,是深蓝的云,日头已经下去了,秋风淡淡,向晚的东边夜空里,月儿的影子已经显现,时不时的探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昨晚的那只红唇鸟应该已是回了巢,因为我现在没看见它划过我窗台的影子。
雁子声声,是从极北的远方归来了吗?我张望那云上,有就要过去了的它们人字形的行序,一路迤逦的飞,飞过了你所不知道的阅历。光阴满满,或许,偶尔,你或者我,昔年时刻,亦是如这大雁的迁徙,在南来北往的半途里丢失了某一个自己。
有谁知道,这今秋的光阴,是经过多少流年与曾经,沉淀了多久以后,再次在某一个转角处相遇,就如那些街口痴缠的男男女女,须得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念里,才会遇到对的那个人,可两个人的遇见,得需要修行几个一千年?许多时,那些缘,是那样清浅,就像一夜昙花的花事,十个小时就凋零,然后,转身,把自己丢在晨间的露水里,忘记了曾经有过那么一段六百分钟的热情,浓烈,妖娆而荼蘼,幸福活过,爱过,希望过……
幸福没有十全十美,知足就好。
时光终是浅浅的,晕不开情绪,在短暂的时光里时不时的会凋零了那些花瓣,每到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谁还是谁,留下了那时的暖,谁还是谁,涌起了那时的念,谁还可安暖的走在生命的半途,记起你手里拈着的那朵美好的花,香气清逸。
其实,很多时候,是来不及,有缘未必有份,一生只能一会!
是呵,时光,终究还是没能晕开这个季节的颜色,过了就过了吧,就像一首老歌,老是喜欢那旧旧的旋律,轻慢而舒缓着的,不经意的听了好多年,却偶尔有一天发现,那首老曲子其实已经留在了心底的某个角落,清浅着,已是与来来去去的日子痴缠了;是呵,岁月中的风景,当然会和每个四季一样辗转,但有些日子里的瞬间,终是会和生命纠结一起,就像这掌心的纹理,至死都还是那老样子!
或许,这个重临的深秋,终是有些儿凉薄的了,沉淀了三个季节的记忆,点缀了一地黄花,是白石老人情深意长的国画,是瘦金体的离国恨愁写在宋徽宗的笔下,是唐明皇倾国一阕的霓裳羽衣,更是南渡的李易安一纸心事里,那不复回来的老时光。
或许吧,生命本身就是一坛酝酿的酒,放得陈了,自然会香!
记得,饶雪漫说过,喜欢的歌,静静地听,喜欢的人,远远地看!
于是,闲下来时,阅几页发黄文句,浅写几行小诗,然后睡个懒觉,也可;心境倦怠时,放一段清宁古筝,轻吟两声不着调的调子,也行。如此,可以于诸多日子,白天看看云上的蓝,晚上探探夜色的寒,广阔的天空自有属于我们的信仰,宁可高傲的发霉,也不要低调的将就,跟自己说,今天天气晴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保持初心。
风轻水静,我的枝头,终是会吹起漫天的红红枫叶,浓烈傲娇,以今天的姿势,漂亮的洒脱轻舞,让曾经的初心不会凋零,置之死地而后生!
抬头,看看,这个不是姹紫嫣红的时节,云天里是清白而透着湛蓝的,秋水共长天一色,就像你当年为我打开的那扇门扉,轻轻走进,温暖而敞亮着,没有冷意,然后,放眼天地,有落地的金黄,成熟而丰盈。
是呵,这十月的金秋,不必在意,是我渡了你的忘忧河,还是你渡了我的相思岸?惟愿一路风雨,不惊不扰,各自安好,不必相遇!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

一年四季,从春到秋,年年如是,似乎都在重复着自己,没有变迁,而自己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的心里已经装满了曾经沧海的水,填满了一路走来的酸甜苦咸,再也漂不起一只小小的船。

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来,站在我庭院里的那些木枝上,在温和的阳光里,探着它们的嫩芽儿,样子是欣喜的。

与年少青涩的曾经,再也不见,或者说,不必再见。

有时,看着窗外清浅的嫩绿芽子,站在那株凤凰木的枝头,一日日地来,在木枝上冒出一个个浅白的点,一天后,便着了些鹅黄绿的意,随后两天,便悄悄地长出了一片细细的叶,伸展了,站起来,舒适地沐浴在阳光下,泛着纯真懵懂的眼神,于是,我总也以为,木叶亦如婴童般可爱了,站在初春的枝头,是有了向往,想要长大以后的生活,可随后,我才发现,不是木叶想要长大,而是阳光下的那个枝头,在经历了寒冬,它只是需要春天的暖意,如此而已……端坐在时光的窗后,想起你青衣的身影,或许,也会如这嫩芽子似的,会带来那些暖意,于是,心藏了一份欢喜。

或许罢,正如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相信,经过了寒冬里的诸多日子,这个春天,某个日子不经意的一个转身,便会邂逅了春天里你的温婉,明媚,静美无伤。就像一场花事,在春暖花开的地方,煎熬了诸多寒日,突然,在这个初春的季节,是滑落过轻薄如蝉翼的纱丽上的水迹,与我,温暖相遇。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有时,看着窗外葱茏而青绿的叶子从粗叶榕的枝头散了,落下,滴落于地,总也以为,叶子如烟花般绚烂了,不想站在深秋的枝头,是有了离去的念,想要别样的生活,经年后,我才发现,不是叶子想要远走,而是榕树的那个枝头,早已没有了挽留……

我想要把握住你行将到来的匆匆的步子,在扶疏的花叶间迷离的光影中,在清凉的晨光悄悄的从我绕指间移过中,在长天的影投映在三月海的波心里轻轻的荡漾中,在我时时的于花叶前走神的恍惚中,便在这永昼的光影里迷茫着,……我呵,是欣然地移动着脚步的,任纵横的阡陌,在匆匆的日子里,摇曳如花叶婆娑……

端坐在时光的窗后,想起你暗纹青衣的身影,或许是淡然的欢喜,或许亦是平静的忧伤的。我的文字,偶尔会有你的素颜只影,在平铺的素笺上,是未曾示人的爱情!

匆匆的,你呀,如飘忽的云。

澳门威利斯人网址,总也以为,某天不经意的一个转身,会偶然地邂逅了深秋里的你,温婉,明媚,静美无伤–就像一场花事,在阳光灿烂的地方,等待了诸多季节,突然,在这个深秋的日子,有如滑落过轻如蝉翼的纱丽上的水迹,与我,安暖相遇。

日子慢慢地过去了,我在日子地过去中慢慢的有些老去,而皱纹,也会像叶芽子,站满我的额头么?我不知道呀,是你的匆匆,还是我的驻步,诠释了日子永不会为哪个人暂留!而我却还能在原地等多久?因为,日子会象水一样逝去了!

而我,抑或欣喜,也抑或感激,心安理得的把岁月的好,在怀里抱紧,尽情享受生命偶然的献礼,安放自己发黄的日子,就当你是我久等的归人。

我离开了长江源头,我怀恋长江的水,而水边的那群雁子,是否已经在向北飞去?

忘掉不需要背景,留下记得的背影就行。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你,还能不能像雁子似的,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在生命的旅途里回溯。

我想,你是懂我的。

我只是希望,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窗外,是深蓝的云,日头已经下去了,秋风淡淡,向晚的东边夜空里,月儿的影子已经显现,时不时的探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想象着,你如雁子飞过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抬头看了看,你在世界的另一端,袅娜静美,让我震撼,就是那种飞在清朗的云天里,彷如一行雪花掠过湛蓝的天空,干干净净素面朝天的美。

昨晚的那只红唇鸟应该已是回了巢,因为我现在没看见它划过我窗台的影子。

但我知道,我是不必欣喜的,也用不着感激的,只需把季节的好,抱紧在怀里,尽情享受生命给我准备的献礼,安放自己青春的美丽,就当它是我久等的归人罢。

雁子声声,是从极北的远方归来了吗?我张望那云上,有就要过去了的它们人字形的行序,一路迤逦的飞,飞过了你所不知道的阅历。光阴满满,或许,偶尔,你或者我,昔年时刻,亦是如这大雁的迁徙,在南来北往的半途里丢失了某一个自己。

幸福不需要背景,留下美丽的背影就行。

有谁知道,这今秋的光阴,是经过多少流年与曾经,沉淀了多久以后,再次在某一个转角处相遇,就如那些街口痴缠的男男女女,须得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念里,才会遇到对的那个人,可两个人的遇见,得需要修行几个一千年?许多时,那些缘,是那样清浅,就像一夜昙花的花事,十个小时就凋零,然后,转身,把自己丢在晨间的露水里,忘记了曾经有过那么一段六百分钟的热情,浓烈,妖娆而荼蘼,幸福活过,爱过,希望过……

窗外,是浅蓝的云,厦门的日头在初春,是晴好而安暖的,春风淡淡,一早的东边天云里,日头已经显现,在云头,时不时的探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幸福没有十全十美,知足就好。

今早的那只金丝燕应该已是离了巢出去觅食的了,因为我一早来我的庭院时,没看见它滑过我窗台的影子。

时光终是浅浅的,晕不开情绪,在短暂的时光里时不时的会凋零了那些花瓣,每到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谁还是谁,留下了那时的暖,谁还是谁,涌起了那时的念,谁还可安暖的走在生命的半途,记起你手里拈着的那朵美好的花,香气清逸。

声声雁鸣,是有人儿来归,还是雁子们已从长江源头的那个地方回来了呢?我张望那云上,有就要来了的它们人字形的行序,一行逶迤,就要去飞过你将要经历的阅历。

其实,很多时候,是来不及,有缘未必有份,一生只能一会!

岁月清浅,或许,你应该知道,我回望你的眸子里,是如此深情!

是呵,时光,终究还是没能晕开这个季节的颜色,过了就过了吧,就像一首老歌,老是喜欢那旧旧的旋律,轻慢而舒缓着的,不经意的听了好多年,却偶尔有一天发现,那首老曲子其实已经留在了心底的某个角落,清浅着,已是与来来去去的日子痴缠了;是呵,岁月中的风景,当然会和每个四季一样辗转,但有些日子里的瞬间,终是会和生命纠结一起,就像这掌心的纹理,至死都还是那老样子!

是不是,你或者我,每年的这个光阴里,亦是如这大雁的迁徙,在南来北往的半途中,苦苦寻找那个在旧年的日子里丢失了的自己。

或许,这个重临的深秋,终是有些儿凉薄的了,沉淀了三个季节的记忆,点缀了一地黄花,是白石老人情深意长的国画,是瘦金体的离国恨愁写在宋徽宗的笔下,是唐明皇倾国一阕的羽衣霓裳,更是南渡的李易安一纸心事里,那不复回来的老时光。

有谁知道,这今春的光阴,得需要多少个流逝的匆匆,得需要多少个沉淀的秋冬,才能承受这再一次的春暖与花开,花好与月圆?

或许吧,生命本身就是一坛酝酿的酒,放得陈了,自然会香!

有一种约定,是相约了却无法相聚的约会。

记得,饶雪漫说过,喜欢的歌,静静地听,喜欢的人,远远地看!

遇见,跟千年修行无关。很多时日,有些缘,是那样清浅而永远,就像一场烟花的花事,在天空灿烂一秒钟,却成了永恒的永远。一世的热情成就一秒钟的深情,浓烈,妖娆而美丽,爱过,希望过,幸福活过,……

于是,闲下来时,阅几页发黄文句,浅写几行小诗,然后睡个懒觉,也可;心境倦怠时,放一段清宁古筝,轻吟两声不着调的调子,也行。如此,可以于诸多日子,白天看看云上的蓝,晚上探探夜色的寒,广阔的天空自有属于我们的信仰,宁可高傲的发霉,也不要低调的将就,跟自己说,今天天气晴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保持初心。

幸福,没有十全十美,知足就好。

风轻水静,我的枝头,终是会吹起漫天的红红枫叶,浓烈傲娇,以今天的姿势,漂亮的洒脱轻舞,让曾经的初心不会凋零,置之死地而后生!

饶雪漫说,我们就是这样苍老的,从时光的一端碾转到时光的另一端,请别说再见,不需要再见!

抬头,看看,这个不是姹紫嫣红的时节,云天里是清白而透着湛蓝的,秋水共长天一色,就像你当年为我打开的那扇门扉,轻轻走进,温暖而敞亮着,没有冷意,然后,放眼天地,有落地的金黄,成熟而丰盈。

一年四季,从春到冬,年年如是,似乎都在重复着自己,没有变迁,而自己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们的心里已经装满了曾经的沧海与桑田,每一滴水花,溅起的是自己真情的饱满;每一片风花,绽开的是自己深情的丰满。

是呵,这十月的金秋,不必在意,是我渡了你的忘忧河,还是你渡了我的相思岸?惟愿一路风雨,不惊不扰,各自安好,不必相遇!

与其如此,我们何必与年少青涩的曾经,再也不见。

请别说再见,不需要再见!

时光终是浅浅的,晕不开情绪,在短暂的时光里,时不时的会萌生了希望的芽子,然后,在某一个季节来临,终是会凋零了那些花瓣,每到那个时候,你还记得吗?谁还是谁,留下了那时的暖,谁还是谁,涌起了那时的念。好些时候,是不经意或来不及的措手,失去了一段未必有份的缘。

一生如能珍惜,只得一遇又如何!

是呵,时光,终是会晕开季节的风景的,过了就过了吧,来了就让它来吧。就像一首老歌,老旧的旋律,轻轻慢慢,不经意的听了好多年,却偶尔有一天发现,那首老曲子其实已经留在了心底的某个角落,深深浅浅,如一柸花泥,深埋在一壶青花的瓷瓶里,可以任开过的花凋零,可以任长过的草枯去,而那一抷泥,终究是不会风化的,长久的存储在生命的某个角落;春光里的风景,当然会在某段时间,与荼蘼的花开在一起,在下一个季节来的时候零落,但有些日子里的瞬间,终是会和来去的日子纠结一起,就像这指尖的纹理,至死都还是与你一起生老病死!

或许吧,生命本身就只能是一世一遇,如可珍惜,好!

但愿,在这春光的门扉打开的时候,与你,安暖相遇。

倘是遇见,便是你给我的成全!

抬头,看看云天,姹紫嫣红的时节还未曾尽至,而季节的风云终是开始在透着清白而湛蓝的了。

早春里,水天一色,云霞与雁字齐飞,春暖共花开同辉。

或许,初春还是有些儿凉薄的,沉淀了上个年头四个季节的阅历,如今,点缀了一地嫩绿,是李太白情深意长的轻舟望月,是东坡居士左牵黄,右擎苍的风发意气,更是岳武穆直捣黄龙的八千里路云和月,点缀在这重头开始的新季节里。

初春尚有淡薄的冷意,然后,阳光下,是丰盈的青春,有放眼的鹅黄,有清浅的嫩绿,在涨着姿势。风轻轻,我的枝头,已是开始吹起了漫天的春来的喜气,不算浓烈,也不算奢靡,但它们正以漂亮的步子,洒脱轻灵,连接今昔的天与地,为着那份执手的爱,去欢天喜地的长成,而我,亦是愿意置之死地而后生,义不容辞!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于厦门同安,2016.2.28周末午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