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雁,只影向你_爱情文章_好文学网

孤雁,只影向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几个轮回过去,一个原点,摧毁那时花开的圆满。

有人放烟花,在黄昏,只停留了一刹那,那么的美。

时间:2016-06-08 22:04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题记

孤雁,只影向你_爱情文章_好文学网。升空的瞬间,空中摇落的花瓣,绚丽的幸福绝美,它与自己璀璨,啪啪的裂开,化解夜空的冰冷,流光溢彩,美丽至极。

如今到底人西去,买断春雷,乱絮笳悲,教似花愁归太迟。
此生此夜伤前事,世路轻迷,霜送无时,悲兮莫兮生别离。 —题记
雨井烟垣,肆无忌惮的北风忽隐若现,总刺人心骨。远远地望去,眼角湿了,略带一身孤影,黯然神伤。多年过去,不敢提笔,生怕寂寞依旧深重,始终如影随形,不愿忘却,想忘却,又不忍忘却,莫过于太早的死亦或者是寂寞的死,直感到一种凄凉和悲哀。哀,莫大于心死,月,非长在梦生,故事、历程、无助、没人曾晓。
背上行囊,走过山重水复,萧萧白发故依然,太多的无奈,印证了只是个漂泊的伶人,人间的惆客,唯,断肠声里忆平生。再回首,无病呻吟也是治疗悲伤的沉淀物。世情薄,人情恶,泪流,血流,纵使逆流成河,无处逃遁,造就断桥了却:”断鸿,断魂,欲罢不能,欲爱不忍”。待死生后清醒疼痛苟活着,仍是寒凉没有暖,悲哀没有喜,剩下得残缺零碎,乱无章记,只是一场春朝秋兮,然后,鬓雪心灰:“未生我时,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不谈往矣,今尔为哉,旧约前欢,此念,无重少乐。”
戏的开始,也是戏的落幕,而我,不是戏的主角。一个极度缺乏爱的“孩子”,它充满了一生的悲凉,皆活在孤独,痛苦,寂寞的边缘,天黑,看不见,每年的“626”,是黑色星期二的葬礼。这一路行来,彷徨无助,无人问津,苍凉了书简里的新词旧梦,心事莫要休重诉说,争如多病长闲。一直,将自己比作成孤雁,可怜世俗没有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巢穴安住,慰藉老了此生。孤雁,飞渡沧海,过尽似犹见,相约万重云,总盼月明回,偏偏有情却被无情回,长天的一声低唤,成了孑然一身渡宿于笛里关山,程程孤寂,程程疲累,声声焦灼,声声哀吟,终,孤老身死。
总说,梅花是我的劫,年年赏梅时,都会无端落泪。何曾懂?将有一天,你的突然离去,此生,唯有梅花陪我度过无数个寥寥寡欢。
疑惧心,因你而起,皆由我爱极了你。于你而言,只是世界的某一人,于我而言,你却是我的世界。与你长相厮守,连光阴都是美的。一生一世,不长不短,只有爱过,深爱过,才会懂得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你来了,春也便来了,你走了,黑夜永远藏住着零下11度的孤独。无论错与对,都是出于爱你的心,请别轻易离开,也别说无期,好么?只要你的存在,幸福的感觉,那便是地老天荒,白发如霜。
多想,当你老了,读起“老掉牙”的故事,念我,年轻时曾为你写下过的无数诗篇,潜伏在平仄行间的誓言,在老去的流年尘埃里,凭借着清风,记录着初的爱恋,才雨又晴。
那时,我们都老了,彼此的世界,只有一个你,只有一个我。
落笔于丙申年猴年一月十四日荔湾湖

澳门威利斯人网址,一生眷念,一世牵挂。

——题记

花开月圆,人未圆。命运的错位,那一次邂逅让平行线强行拉拢后刮出突兀的耀眼光华。君不知,红颜知命薄,对这缘,看得有多么重多么重。今生方始的情愫,足以让我就此沦陷,从此信了还有来世。

无言的孤寂,或许是看见了烟花,才想起隐然生命的闪亮,才想起长相厮守,想起生命也此情不渝的孤单与落寂,心中的情意穿透了天涯,让时光随它弯曲。绿叶和茶花藏在梦里,在沉默中留下痕迹。我想在风中许下诺言,许那些绚烂,许那些遇见,许那么多的故事,有悲有喜,从没想过它会随风而逝,只想它在尘埃中斑驳的留下痕迹。

忍却漫漫寂寞路,为君翩翩风雨程。似有前世仙子召唤,你穿越时空,把一方晴空装进我的眼里。那脉脉花香的伊人湖畔,风起,吹亮了伫影飘零的两颗心。这个梦一样冰凉的世界,竟然当真有了春的气息。

是孤独的不合群,才看不惯很多东西,用无动于衷来掩饰空灵的闲愁,来写刹那一切美的东西,不写自己年轻,人到了一定的年龄,知道再也年轻不起。和时间作战,保持着过度的安静,静定安详—–坚持自己的形式。风静了,雨歇了,那才是不染心尘的最好归宿,刹那的东西,都停留在美好的最妙之处,净的纯碎。

无誓无诺,无泪无言。离别之夜,举杯投盏,执手相看,四眼相对单单看到一个牢牢的“缘”字。

风月相和,心中藏着的光阴,那其实最美的青春啊!在时光的兵临城下还是风华苍绿,和着花期的年轻似一滴水,嫩的尽有鲜明。一个人看透世间是荒凉彻骨的,云水禅心不过是一种别样的生活,繁华凋落,物是人非,平凡中的言居明媚,在时光的清淡里,水袖拂地。花开不言花,风来触雨,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终究到老去。

若知道,海枯石烂抵不过情灭心凉的忘却;若知道,地老天荒在生离死别面前没有丝毫抗衡的力量,我宁愿生在独自彼岸路,望尽年少芳华,看那憔悴花容,遗落在这一世天涯。

张靓颖唱无字碑,听到最后是心疼,眼泪淌了出来。大唐的武媚娘,与高宗合葬乾陵的武则天,立下无字碑。江山如梦,浮生一痴,功过随人是非心无愧,史册任由来写,不求了解,任后世评说,千古女帝的荣辱心酸,气华盖世的明媚,所渴盼的归宿,不过是与最爱的人过着最平凡的日子。她的心性和智慧,她的功过随人是非,如真能再世轮回,原来生落户山水……

缘起,在有风起的夜。

故事在上演,历史在永恒,时光将一切改写,秋来萧瑟,春来明媚,诗意的瘦山寒水,不过是开阔意境的抒写。一生的奔波流离,我在想这前世今生,用力的生存,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到底是为了谁而来?

缘灭,乌黑的惆怅平地卷起不可一世的凄凉。

有刹那的疑问,有刹那的惊喜。岁月;真的不用人来催,只转眼间,它就把容颜老了去,有窒息的凋零。做了一个梦,过境千帆的追赶着他,追赶爱着的人,洪水泛滥,山盟海誓,也要与他在一起,
安静的笑意,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这样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是爱吗?真的是爱吗?

你是彼岸花,生在弱水彼岸。在此岸驻足的我,被忧伤开放的曼珠沙华迷住了双眼,却忘了,曼珠沙华,花开无叶,叶生无花,花叶相念相惜相恋,却注定了不得相见,注定相错一生。只盼憾海出头,却是遥遥无期。

真心不忘,所有的一切,坚固的爱情,是爱着一个人到海枯石烂不会倦,持续而温度的爱着,同年华,同灵魂的执着都老去。

哀莫大于心不死。月华初上,梧桐树上繁叶露出窗台画卷,对镜独怜。恍惚间,君颜似真似幻似隐似现,恰如梦海灵湖一株无根玉莲。仍是足以驱魂掠魄的浅浅一笑,在逐渐泛黄的记忆里一次一次刺痛我的双眼,却禁不起一丝触摸……

烟火的光阴,从来都只有刹那的年轻,和时间作战,听朋友说青春,人生就是一座桥,我们自彼处来,往那头去,一边走,一边不住叹息。和八十岁老人说说话,听朋友叙春来春回儿童戏,在时间里念安游刃有余。韶华过去,流年已成过往,原来,时光已被无情熏染的兵荒马乱,不留一丝痕迹,哪里还有刹那的笑意和曾经。

前方只有无底洞一样毫无杂质的黑,天意不可违,“彼此”二字永远代替不了我们。多少次梦魇纠缠过后,心脏的分崩离析在枕边刻下凄凄切切的痕迹。

一颗不老的心,仅有一颗不老的心,光阴和风雨都是寂寞,谁还有刹那,谁还喜欢老的东西?

又是一年春。风景依旧,却徒留妖红似血的记忆,苍白如雪的思绪苦苦寻觅,牵引着那一抹刺目的火红。君逝如风,两个世界归于沉寂。放眼尘世,厚重令人疲惫的繁华总是自成一派地狂欢。我在熙熙攘攘中兀自彷徨,想向着你的方向,却发现原来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究竟在何方。彼岸花,是永远追随孤单的曼珠沙华。于某些痴儿而言,是逃不掉的深锁,是放不下的牵挂……

全情投入,念刹那的东西,念刹那的美,刹那的永恒。

放不下的执迷不悟,放不下的傻。若情只如伊人湖水那般清那般浅,拾一片落花,便可写下所谓相约一生的爱恋。可是,当花开到荼蘼,爱花人的心便皱了,碎了,死了。此岸无故人,目落彼岸花——情生于春末,缘落于夏初。缘尽情未尽,只因蝶恋花枝,哪怕花枝已合,依旧无悔一生。

年华一直在一脉天真,春天的花妖娆的过份,时光风干了的往事,
我问佛;为何有那么多遗憾和惊喜?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既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无穷般若心自在,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万法皆生,皆无欢喜,也无伤悲。

枯树发出新芽的美,炫耀的当然是它还有生命,抛开心头纷杂,岁月清芬的拂盈明媚的暖意,雨冷的青草儿,清晨里最青色的柳枝,还有那些水润的光阴,绝美的简直有些浪费,那样飘逸的青绿可人,深情的目光清洗而来,这最好的时节啊!也会刹那的动情,多年后的似诗似画,落英缤纷。

人生是不能回头的孤单背影,是那个轻云薄烟的梦,是那个前世今生写不完的神。

所有的一切,寂寞而凛冽的沉溺,连苍老都要敷贴的甘心。

眼光交汇的刹那,曾经的葱葱绿绿,只是光阴的角色,刹那的东西,浅浅淡淡都在心里。一季繁华,眼里有芳菲,光阴的鱼尾,是那些生动和清澈,又纯粹的干净。黄昏的晚霞是诗意的个体,每次日落都是美好。春秋它一天天的过,时光它枝繁叶茂,跳跃的轻盈,我便是一天天的老去。

刹那,在斜阳里落户山水,心上的和弦,收藏在兀自风霜的眉宇间,将沉默耕耘于心。孤单的往前走着,一去不回头。

这是一种怎样的决绝孤独,孤独的只留下时间,跟自己,还有那一堆回忆的刹那和曾经。

阳台上的杜鹃花是我去年春天买来的,已经枯萎到今年春天了,都不忍丢弃,一年了,盼望它还能长出新的绿。

年轮淡薄的愁绪,是那些没有浮华的日子,下着雨的夜空,显得更加孤寂。春已经来了,来了很久了,花开花落,落在地上,一层又一层,在这深深的寂然里,每一朵,都是它的丰盈。许是时间绝情吧!是的,那些光阴比什么都还绝情,一刀一刀别出了那些多余,只留下一把回忆的瘦骨,该如何平淡的对待生活?我用孤独对抗着——有着无所改变的孤单。

满地的落花,一朵一朵,掉在地上都是心惜,时光都过去了,而我依然还站在这里。草长莺飞的掠影,原来繁华落幕就像画沙一般散于风下,有写不完的伤,暗香浮动,繁华落尽,看落花的人,漫过飘零的孤寂,看花落,独写悲情。我不是落花,却有落花的忧伤,也不是流水,却懂流水的无情。

有刹那的心碎,冬来春去,——我只写我,写我自己,写那些感动,孤单和欢喜。哪怕时间把我遗忘,遗忘的不留一丝痕迹。我愿意陪着时间一起安静,孤独到老去。

刹那总是短暂,它在我眼里那么单纯;刹那的东西总是最美,也会让人如此着迷,刹那,它不是一朵花,也不是一幅画,刹那,这个名字多好,经历了沧桑一回,还能把光阴赐予宽厚,亦把梦想果断赐予这些过往里,悲伤亦或幸福。这世界,这人生,最终欢喜的是繁华过一回,梦想过一回,也刹那过一回。

苦与乐悲喜,这一生经历的狂澜喧嚣,多少繁华不惊,难得能涤静薄情的所有,都过着自己的日子,在喜怒哀乐中深情,光阴或许真的是有力量的,它可以把人生的荆棘苍老,平淡的日子,只需一颗喜悦心,寻一份力量,素朴的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就算是一场修行吧。

我的眼睛有些生涩的味道,空茫而眇视,风从外吹来,有些轻浮,吹成随意,岁月该是这般的温良,在日子里落满生香。春天的气味和温度,可以让我无尽随意的想象,它只是深情有关,和刹那有关,我喜欢那种葱绿的无限气息,它让我看得见如昔的和暖,这个春天,足够让我回忆,写那些刹那,还有曾经。QQ
1094670812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